尼玛做出各种匪夷所思的击杀,又浪又骚。
 
    说话骚就更不用说了,看看楚生的三大著名场景,一是让斗鱼一姐陈思琪喊哥哥,二是让广大水友直播看吊,三是直播撩冰山女王小白,还亲自给夹菜,不可谓不骚。
 
    车技就更不用说了,靶场表演飞车绝技,g港下城区车票进门……
 
    这一次楚生朝着摩托车跑了过去,好好看一看庄园的格局,这明显就是要搞事的节奏啊!
 
    庄园这个位置暂且不说,正好是在山上一个高点,易守难攻。
 
    庄园房区极大,基本可以概括为五栋房子包裹的一片区域,只要占据这几个屋子,几乎可以架着打。
 
    但是现在加上楚生和呆槑,还剩下二十五人,庄园的房区里肯定不止一队。
 
    相互架着卡着,如果有机会肯定会吃掉对方,但如果有人想要冲进来,也肯定会成为这几队一起的集火目标。
 
    而且更坑的是,庄园四周都有矮墙和铁丝网覆盖,只有北面和南面有门,正好和房区接壤,这种情况冲门的下场不用多想,直接被扫成筛子。
 
    所以水友们看到楚生朝着摩托车跑去,顿时双眼发亮。
 
    “您的车技粉已上线。”
 
    “楚生的车技粉+1。”
 
    “对大舅哥来说,摩托车这东西就是用来搞事的,好好开车什么的,不存在的。”
 
 第120章:我进决赛圈,你进花圈
 
    也的确是这样。
 
    摩托车作为最容易起飞的载具,在进圈的时候有着其他载具无法比拟的作用。
 
    当然,‘空中飞艇’这种东西例外。
 
    楚生一路狂奔,距离摩托车越来越近,呆槑也似乎知道了小哥哥的想法,靠双腿再跑五百米,怕是还没赶到就被毒圈吞没。
 
    后面的毒圈速度快是一方面,关键是圈缩小了,留给他们跑动的间隙少了。
 
    还是这种远点天谴圈,两人现在公路上,距离庄园的直线距离起码有五百米。
 
    要是用人力双腿,都要死在毒里面。
 
    毒圈速度很快,加上两人是横向奔跑,很快就被毒圈超过去。
 
    一秒钟三点的伤害可不是闹着玩的,满血状态的两人在毒圈里,只能撑三十秒左右的时间。
 
    即便有急救包,等到毒圈完全收缩,毒伤5点/秒,那完全就不是人能抗住的了,随便在毒里面吃一枪,基本就宣告游戏结束了。
 
    血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减少,呆槑没想到这毒会这么伤,吓得忙问:“小哥哥我们能进去吗?”
 
    圈中吃毒,前有堵截,想要进圈真的困难重重。
 
    即便在职业比赛中,进第五个圈的人数都有一个大幅度坠崖式下跌,更不用说正常游戏了。
 
    “放心,说好了带你吃鸡,我肯定不会食言。”
 
    楚生从中午玩到晚上,也玩出了点感觉,有过多次附体经验,在经验上楚生现在不欠缺什么,唯一和那些枪神的差距就在反应速度和枪法上。
 
    “要开始了,车王驾到凡人退散。”
 
    “搞事大军集结完毕,我们的口号是——搞事搞事搞事!”
 
    看到楚生架势摩托车,直播间里一下子热闹了起来。
 
    跟风点进来不明真相的吃瓜水友还一脸懵逼,需要这么激动吗?不就是开个摩托车吗,看你们这群人没见过世面的样子,兔子也算是车技主播啊,开摩托车的时候也没见水友如此欢腾的……
 
    然而面对吃瓜水友的轻蔑,追风、海皇一干人只是冷笑了一声。
 
    待会儿这种看似镇定的水友一个个都得给我跪下喊666。
 
    楚生载着呆槑,一阵加速猛冲直接朝着山上开去。
 
    y城的警察局距离庄园还有一个山头,翻过了这个五百米的山头,就可以看到偌大的庄园。
 
    庄园的实际面积都快赶上半个l港,但建筑只有五栋,四周还零星散布着四处小房子,不过在这种地方要是进这种小房子,八成是要被人活活卡死的。
 
    但凡有点决赛圈经验的人,都不会在最后到这种房子里。
 
    摩托车发动机轰鸣声几乎传遍了整个山头,甚至在庄园那边,也开始由远及近的听到一阵摩托车疾驰的声音。
 
    现在庄园里面的格局很是微妙。
 
    五栋两三层楼的大房子都各有一队驻扎,前后卡着两面的方向。
 
    在五栋房子外零星散布的屋子里,也已经有人待在里面。
 
    不过这些人可不是自己选择在这里的,而是单纯的被里面的人卡着进不去,所以在这里暂时性避难,等待下一个安全区刷新后的转移,要是运气好继续在圈内,不就不用转移了?
 
    想法很好,但是这群人肯定不知道有楚生这么一个霉运缠身的人在这里,除非有一个幸运度极强的人压制他的霉运,否则天命圈?不存在的好伐!
 
    楚生的摩托车一路狂奔,路上倒是没有耍什么花里胡哨的动作。
 
    庄园前的山头没有什么擦杂草和绿植,所以直接从远处可以一清二楚地看清楚山上的举动。
 
    这也是庄园易守难攻的地方之一,除非是冲楼这种打法,否则楼宇之间的狙击,无非是把人击倒而已,想要团灭还是很困难的。
 
    当然楚生这种瞎几把扔的玄学几何雷不在讨论范畴之中。
 
    这种无视逻辑和物理定律的手榴弹,已经突破了游戏设定。
 
    在最外端的小平房里的人最先听到了轰鸣的摩托车声。
 
    “滴,滴滴!”楚生的摩托车靠近,这个家伙居然还按起了喇叭。
 
    “这尼玛毒都刷过来了还有人敢开车进圈,难道不知道这房子里有人